足球歸人民 重建區開波

IMG_8782

有沒有想過,足球跟重建能扯上關係?去年底成立的「人民足球」在觀塘的仁愛圍重建區舉行了一場街頭足球賽事,與街坊一起告別這個即約消失的老區。我們還找來「人民足球」的搞手Him,談談這個組織的故事。

去年12月,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與不同界別的藝術家和藝術組織,聯合策劃了「自由野」活動,於西九實驗文化民主,討論應如果使用那片龐大的草原。在西九龍的草地上,盧樂謙跟一些藝術家朋友組成了藝術家足球隊,與其餘六支球隊競逐第一屆的「人民盃」:「最初只有兩隊參加,誰知消息放上網後就有許多人說想參與,於是就搞了一個小型四人聯賽。」

那天沒有熱刺,也沒有傑志,但有菜園村村民組成的「八鄉街坊隊」;也有來自大專院校的「浸大視藝隊」,全場賽事十分鐘,禁止衝撞和鏟球,也禁止任何踢、拌和推的動作。獎盃則由一位藝術家製作,那就成為了第一屆「人民盃」賽事。「那次的參賽球隊很想繼續玩下去,於是大家就組成了人民足球。而那些球隊都很關心重建這個議題,也很喜歡足球,第一屆賽事亦是探討公共空間,那就不如去找一些公共空間去做足球比賽吧。」然後,人民足球就到了坪輋,跟坪輋當地村校足球隊踢了一場表演賽。「因為那間學校殺了校,於是他們就自己組了一隊舊生隊出來踢。」

IMG_8786

觀塘的街頭足球場

今次人民足球來到了觀塘,因為即將被重建的正是觀塘這個有五六十年歷史的老區,他們聯同「活在觀塘」在仁愛里舉行了一場文化祭,同場舉行第二屆「人民盃」:「原本我們打算在觀塘碼頭旁的公園踢,但那裡離重建區太遠了,之後我們在觀塘周圍行,來到了這裡,覺得這個位置太適合了,於是決定在這裡搞二對二的比賽。」所謂的「球場」只不過是放兩個龍門在街上,四個人追一個西瓜波,球員甚至要走上台階,天雨下的石屎場就更危險。但大家都少有身體接觸,比數動輒是雙位數字,最緊要多入波。

在巴西,不少小朋友只是在街上踢足球,但巴西隊卻五奪世界盃;只要有一個波、一個空地,四件東西(擺龍門),那不就是一個球場嗎?。今次活動,人民足球在「球場」旁邊安排了一個一對一的小球場,即使是沒有報名的大小朋友都可以一展技術。足球本身就是一個街頭運動,只要有空間,那裡都可以是球場。

IMG_8749

足球x重建 九唔搭八?

「依家係德昌里利物浦對高Q大棍,嘩,又入左球啦……」在比賽中擔任旁述、亦是「菊花風中轉」球員的盧樂謙(Him),正是人民足球的搞手。他曾經是前甲組球隊星島的預備組球員,因為斷腳被迫掛靴,然後重返校園讀設計和藝術。「其實今次的球賽是一個藝術活動。為甚麼這裡踢波有藝術?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創作的,例如設計龍門架、設計裝飾、或者是畫球場。」懂踢波的踢波、懂音樂的唱歌、懂設計的造獎盃和畫球場、甚至即場幫手鼠作絲印T-shirt……對以上活動沒有特別興趣的,就在帳篷下開枱吹水飲飲食食風花雪月,這就是社區。

「這是將創作放在大家一般市民身上。」兩個月前,Him和一班朋友每逢星期六都在這個地方踢波,踢完就去跟街坊聊天,聽聽他們的故事:「譬如我們踢完波買嘢飲,或做其他事情,這就是我們常說的社區經濟。這個區很好的地方是有一個市集,但政府重建時IMG_8812將整個裕民坊市集剷走了,那小販和商戶怎麼辦?重建時沒有了在原本當區居住的居民,就像一個人沒有了血。當地方沒有了人性的時候,你整到點靚都冇用。」可惜的是,重建已成定局,這個活動只是希望將街坊集合在一起,送別這個社區。他們又將重建底下的故事製成展板,好讓來到睇波的人可以看看他們的故事。

不想政治的人民足球

在今天高度政治化的城市,「人民足球」難免會被人誤會是否某政團的足球隊,他們舉辦的活動有沒有政治動機:「我的概念是任何東西都是政治,例如為甚麼你買菜是這個價錢、或者公共空間的問題,我覺得其實是避免不了政治的。不過今天我們的活動是純粹街坊的告別活動,可能許多人會聯想到政治,市建局也可能覺得我們這樣不好那樣不好,這就沒有辦法了。我覺得政治與體育或任何東西都是分不開的,但又覺得不需要特別想這個問題。」

足球就是足球。

IMG_8790今年是亞洲足協的草根足球年,足總的教練課程也新加入了有關「草根足球」的章節。然而如何將足球實踐在社區和基層?或許「人民足球」正是其中一個答案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